第一章 你不配了

    ,

    远离京城的繁华,夏家的别墅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明阳山下,前面是玉龙河,依山傍水,素来是上流社会公认的风水宝地,更是寻常百姓难以企及的富贵天堂。

    此时,红霞满天,景色瑰丽,如一抹动人的惊喜。

    只是,那惊喜在看到别墅前并排停着的两辆车时被冲散了些。

    玉楼春从车里下来,修长的美腿被包在过膝的套裙里,天生风情万种的卷发被挽的一丝不苟,妆容精致得体,唇角勾着含蓄矜持的笑,整个人美则美矣,却有着本不该属于她这个年级的优雅端庄,像是一株盛开的花被过早的摘下收藏,没了最初的娇艳动人。

    可是,她甘之如饴,为了那个将她视若珍宝的男人,那个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国民老公,她结婚三年的丈夫,夏中天。

    此刻,她是悄悄回来的,本该是七天出差的时间被她硬缩短为五天,就为了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上飞机之前,她还打电话给他,他在这端诉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思念,让她回来的心更是迫切。

    唯一让她觉得心里不安的是孙秘书当时看自己的眼神,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那种情绪称之为怜悯。

    这让她费解。

    不过,更费解的还是眼前的这两辆车。

    两辆车,她都很熟悉,一辆是夏中天的,价值千万的豪华座驾,他最钟爱的宝蓝色,另一辆也是宝蓝色,却是寻常二十万左右的轿车,是秦水瑶的。

    秦水瑶当初买这两车时,还拉着她一起去选,只是选来选去,黑的,白的,红的都被她嫌弃了一遍,最后看中了这一辆,她当时只觉得好不容易陪她完成了任务松了一口气,可此刻……

    两辆车并排在一起,像是情侣。

    而她喜欢的白色车反倒是成了那个横插进来的第三者。

    这样的感觉突如其来,让她忍不住皱起眉,这个点,水瑶来做什么?

    玉楼春走进别墅大门的脚步忽然就没了之前的轻快,有些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却又下意识的害怕什么,用自己的钥匙开了门,没有惊动任何人。

    奢华大气的客厅里收拾的一丝不乱,却没有一点人气,她早已经习惯了,这里在外人看来,是个遥不可及的天堂,与她,却感觉不到一点家的味道。

    只除了他,还留给她一丝念想和温暖。

    她在玄关处换了轻软的拖鞋,走路更没有动静了,四周都静悄悄的,如无人居住一般,可是她知道,他们一家人都在,她那贵妇人般的婆婆一定在让人做美容,她那位高权重的公公则在书房看书,还有那个身材火爆的小姑子一定又是在边玩游戏边戏美男。

    各人在自己的天地里,像是一起寄居的陌生人。

    她早该习惯了,只是加班加点的赶回来,看到如此冷清的地方,还是忍不住一声叹息。

    唇角扯出一个自嘲苦涩的笑,她又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上来二楼,是她和夏中天的二人世界,也是她在这里最后且唯一的温暖。

    她的眸底再次闪出光亮来,期待着他看见她的惊喜和热情。

    然而,卧室没有,书房也没有,准备了两年的婴儿房里也不见他挺拔的身影,她的心忽然慌乱了一下。

    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见到他,又害怕见到他了!

    玉楼春站在楼梯处,望着三楼的方向足足静默了十分钟,才用力的吐出一口气,缓缓抬起脚来,也许只是杞人忧天呢,对,一定是她最近加班太累所以胡思乱想了。

    一步一步,二十阶的楼梯是如此漫长。

    等她终于上了三楼,目光及处,依旧没有一个人。

    然而,她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娇媚柔软,如最易打动人的棉花糖,一直能甜到心里去,此刻更是带着致命的舔腻酥麻,足以捕获世间所有的雄性生物。

    “中天,中天……”一声比一声急促,如要男人命的咒符。

    接下来,响起的男声就仿佛掉进陷阱的猎物,在垂死挣扎着,“水瑶,你别这样……”

    “别哪样啊,是不该抱你,还是不该亲你,还是不该摸你……”她每说一句,便似伴随着一个暧昧的动作,红唇吸吮肌肤的夸张动静破门而出,房间里越来越重的呼吸声香艳的让她想找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都不能。

    她的身子僵硬的像是没了生命,却又挺直着脊背,一步一步,离着那道门越来越近,终是站在了门口。

    门关的并不严实,留了一道缝隙,足够她将房间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一刻她倒是宁愿自己是瞎的。

    这房间的外面便是正对着露台,她住进来后,露台便是她最喜欢的小天地,他也喜欢陪他腻歪在这里看书看星空看月亮,耳鬓厮磨到激情处便搂抱着辗转到最近的这一间休息室,他的热切深情让她每每意乱情迷,可是……

    回忆有多么美好,此刻就有多么心如刀割。

    两人躺在那张曾经他和她翻云覆雨的大床上衣衫凌乱,气喘吁吁。

    “中天,让我伺候你好不好?”秦水瑶的手放在身下男人的腰带上,媚眼如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